头部高度
宋宛瑾:我的画面中没有出现人物
时间:2019-06-08

艺术外滩:可以给我们谈谈您从成都来到上海的一些感受吗?

宋宛瑾:我觉得在成都有一个好处是,我们互相比较熟悉,就是艺术家与艺术家之间比较熟悉。成都呢?氛围,因为它是本土嘛!本土,在这里面更有一种安适感。然后,到了上海,我觉得是需要这样一个突破,我觉得作品不仅要在本土展出,更需要走出去吧!

艺术外滩:在您的画面上,有些元素,怎样去解读?

宋宛瑾:最开始的时候,我的画面中没有出现人物,还是属于一个隐藏的状态,到去年和今年的时候,就开始做一些尝试,人物出现了比较完整的背影。气球在这里的元素,为什么加进去?因为气球它本身有一定的自我矛盾。气球那个皮,是很鲜亮的,在阳光下是很有光泽的。但它里面鼓鼓的,里面的东西就是空气,所以它本身带有一定的戏剧性。之后,再把它加入进去,有些气球是在地上,是一种失重的关系。它轻与重的关系,还有气球本身的矛盾,本身的戏剧性。它在里面还代表着一个未完成的愿望,就是我们童年或多或少有些心愿没有被完成,所以在这里面,当是在和童年做一个和解。

艺术外滩:早期的作品有哪些评价?

宋宛瑾:何多苓老师对我早期作品的评价“空心人”的注解,我觉得还是比较贴切的。因为那个时候,我确实是在探索未完成的仪式。所以里面没有出现具体的人,只出现了服装,是服装在交流,在沟通。

艺术外滩:喜欢哪些艺术风格?

宋宛瑾:其实我蛮喜欢“洛可可”的,古典主义“洛可可”。我特别喜欢这个时期的作品,很繁复,构图很有意思,情绪表达特别鲜明,这样的作品,跟我的作品其实还是有一点点反差的。

微信

微信

微博

微博